小M

[瑯琊榜/琰殊] 包圍 (47)

因為在復健,所以很短XDD

※※※


林殊謹慎的帶著衛崢往小侍女指引的地方去,那是獻王府一處偏僻的院落,不像有人固定在此居住,三人小心翼翼、躡手躡腳的摸了進屋;一入室後,小侍女神情肅穆的立刻跪在地,用手仔細的敲打地上每一塊石磚,林殊看著她的手法,暗自驚奇其熟練的程度。

不過一會,小侍女轉過身朝他們望了一眼,表示她發現了異樣,衛崢繼續留在門邊注意外面的動向,林殊則立刻蹲到小侍女身邊,用劍敲開了她手指的那塊地磚,那塊地磚僅是薄薄一片,掀開之後便露出底下暗室的門板,林殊握住了拉栓,秉著一口氣,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臟狂跳,不論今日小侍女引導自己至此是局或非局,他終究是要去面對的,但林殊只...

[瑯琊榜/琰殊] 包圍(46)

大填坑計畫Q口Q

※※※


林殊與蕭景琰在靖王府分頭,離開時林殊依舊忍不住回頭望了對方一眼,他很擔心蕭景琰,即使嘴上說著自己必須要去找霓凰,他心底卻是很不安的。如今的他真正了解何謂兩頭難,林殊咬了咬下唇,強壓下自己心中的憂慮,低聲對身旁的衛崢說了句「先回府上看看穆青的狀況。」

林殊把穆青帶回了自己的廂房,安撫孩子情緒,並想了解霓凰今早的動向,穆青畢竟年齡尚幼,長姊未歸,跑到林府求救已經用盡他最大的勇氣,如今也只能在陪伴他前來的下人懷中哭泣。

穆府的下人表示霓凰郡主一早便出門,大概是去市集上逛逛,為幾天後穆王夫婦回來做些準備;因為郡主平日裡從無帶隨從的習慣,今早她獨自外出府中也...

[蔑衡] 烟花散盡 (4)

※※※


章之四


凜雪鴉用纖長的手指輕敲著桌面,稍稍洩漏了他此刻的心情,狩雲霄見狀,放下飲盡的酒碗,朝對方問道:「白鴿帶來了什麼壞消息嗎?」

凜雪鴉側過頭瞟了狩雲霄一眼,他有著一副姣好且雌雄難辨的面容,這一瞥若換作他人,可能會立即失了神,但狩雲霄認識凜雪鴉多年,並不吃凜雪鴉這套;他雙手環胸,等著對方說話。凜雪鴉稍微坐直上身,燃起菸斗,慢悠悠的抽起來。

「你這次回來後就很少話。」

「我也不記得自己以前是多話的人吶。」

凜雪鴉慵懶地吐出一口煙霧,裊裊白煙與白髮相映襯,模糊了他的輪廓,狩雲霄知道這是凜雪鴉逃避的表現。他們兩人算是從小相識,都出生於五國交界帶,...

[蔑衡] 烟花散盡 (3)

※※※


章之三


丹衡原以為不會再見到骸,畢竟鍛劍祠對入內人員的審核相當嚴苛,骸雖得了他的信物,但若是無足夠清白背景之人是無法進入聖地的,丹衡雖感覺骸並非惡徒,但他隱約能察覺到對方之所以不願提及身世,是有其難言之隱,這樣的骸照理而言是不可能收到聖地的通行令牌。

但丹衡卻收到有人將前來參訪的通知,族內的長老們也十分訝異有人請求參訪,畢竟這對兄妹年幼繼位,從小就謹守規條、從沒離開聖地半步,也鮮少與丹氏以外的人交流,自從上任當家離世至今,除了五國的使者外,就再無人探訪過丹家。

丹衡自然被長老們輪番問過話,他頭銜雖為當家,但因尚未過成年禮,在家中仍...

[蔑衡] 烟花散盡 (2)

大量背景世界觀自我流設定


※※※


章之二


男子告訴他自己名叫骸,因為遭人暗算才身受重傷,從河的上游一路漂流至此;骸對自己的背景似乎多有忌諱,丹衡看著對方那頭異常深沉的黑髮,覺得骸應該真有諸多難言之隱,便也不追問,只求對方在療傷的期間安分些,萬萬不可再往聖地內去。

骸是個沒有太多表情的人,少與人接觸的丹衡根本無法從他的神情揣測其心理;丹衡起先有些擔心骸並不會遵守與自己的承諾,卻沒想到在療傷的期間,骸真的從沒離開過溪邊,他每日起來就是運功替自己療傷,直到下午丹衡來探望,他才會停下來,吃丹衡帶給他的食物果腹。

骸也不太會主動說話,吃完東西後他通常會用一種...

[蔑衡] 烟花散盡 (1)

大量背景世界觀自我流設定


※※※


※章之一


意外相識他的那年,丹衡十八歲。


那一日原與平常無異,護印師所在的聖地長年天氣涼爽,鮮少降雨,大部分的日子都能見湛藍的天空;丹衡在繼承單氏當家一職之後,每周頭一日會固定隻身前來聖地邊界。

窮暮之戰結束時,東離各國協議,騰出東北一帶,劃為護印師的聖地,守護著封印魔械的鍛劍祠;聖地足有一個國家那般大,地界內再以各個護印師家族作區分,所有的魔械中,又以丹氏一族護印的天刑劍最為出名,據說是魔械裡最為強大的武器。

丹衡的父母早亡,他十四歲時便接管了丹家;因著天刑劍的緣故,丹家不論在護印師的家族體系裡...

[老九門/副四] 雨

是單戀佛爺的副官

但不知不覺就跟一樣單戀上級的陳皮湊一塊了


※雨


下午的雨還沒全停,空中飄散著細雨,張副官一個人繞進了小巷,果不其然看到那個人抱著膝蓋捲曲在陰暗角落。他朝對方走近,他知道陳皮發現他過來了,可是去沒有抬起頭。

張副官伸出腳,踢了踢陳皮的小腿。

「又是非法買賣加上勒索及與人鬥毆,你就沒有別的新花樣嗎?」

才剛在局裡處理完那群鬥毆的市井流氓,張副官不用上街就知道罪魁禍首是誰,出門隨意晃了一圈,果然就找到這禍源。

他稍微彎下腰,發現對方這次傷的挺重,看來這次鬥毆有人帶了小刀,陳皮身上掛了好幾處刀傷,雖然都不深,不至於有性命危險,但放著不管也是不好。...

[老九門/一八] 黃紙傘

最近傳很兇的那個八爺玩黃傘的動圖衍生

※黃紙傘

張啟山正在官邸二樓的辦公室辦公,這幾日軍需用品及視察官抵達,因此業務比較繁忙,他已經連續忙了三、四日,遇此情形還是不免會感謝一下張家人的血統,若換做一般人,大概早倒下。

正當他放下筆,揉了揉眉心舒緩時,張副官正好拿著剛泡好的茶水進來,張啟山讓他把茶水放在自己左側的桌上,也因此注意力稍微離開了桌上的文件。

注意力分散後,他才聽到屋外傳來些嬉鬧的聲音,張啟山覺得納悶,因著視察官前來,這幾日士兵們都格外嚴謹戒備才是,他揪著眉頭站起身來到窗邊,將窗簾掀開一角,往底下看去。

沒想到看到了老八,他拿著一個不知道從哪處摸來的黃傘,在和官邸的侍女打鬧,張啟...

[老九門/一八] 殤

丫頭死法參照小說,其餘參照電視劇。
一八跟啟紅都有

※殤


下午的時候去佛爺府上報告了二爺的近況,沒想到意外被尹新月攆了出來,齊鐵嘴其實沒有非常在意,他心情有些差,但跟尹新月的態度倒沒有太大的關係,二爺的失常讓人比較憂慮。


即使是整日笑呵呵過日子的他也感覺到嚴重性,二爺在丫頭死後就像變了個人,齊鐵嘴知道他難過,但他怕二爺再也無法從難過裡走出來,真要說起來,齊鐵嘴不是心疼二月紅瘋癲一輩子,是丫頭的死、二月紅的瘋癲都會成為張啟山一生的傷。

這才是讓他真正煩悶的原因。

齊鐵嘴之所以日...

[老九們/一八] 過日子

在我心中就是 一八度過很長一段時間沒名沒份,但有交往實質內容的日子

八爺一直以為佛爺心屬二爺,佛爺則是不知道自己在想啥(乾)



※過日子


他們也是過過一段稱得上是靜謐的日子。

那時佛爺剛回來長沙擔任駐防官不久,戰事還沒擴張,長沙一帶算是安定,老九門各家照常運轉,該做的黑買賣一樣也沒少。齊鐵嘴不會下斗,但算命鋪子每日照常接客,當當神棍、賣賣明器,下午早早歇業在院子裡品茶,基本上就是齊八爺每日的生活。

不知從何時開始--大概是從他的香堂被日本人砸過之後,佛爺好像就突然對他有興趣起來,齊鐵嘴的日常生活裡,不知不覺就加上了「偶爾被請到佛爺府上作客」這項。

張大佛爺擔...

©小M | Powered by LOFTER

近期專貼瑯琊榜的同人文章
主 靖蘇 琰殊 睿津
噗浪原住處: http://www.plurk.com/pleasureemi